[580养生网] 两性健康频道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 > 两性健康 > 生理心理 > 女性生理心理 > 正文
被骗怀孕 心灵深处的伤痕(2)
580养生网 2016-09-06 00:00:00

他逃避,我只得求助于社会

  按理说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我不至于这么无知,可是对于受孕、妊娠反应等普通生理现象,我的知识真的是一片空白。记得初中生理卫生读本上有这方面的内容,但老师不肯在课堂上讲,只让我们课下自修,可是少男少女们都很羞涩,觉得这部分内容很“下流”,纷纷把那几页书都扯掉。因此可以说,十八九岁的我是个“性盲”。第一个月的月经没来,我虽然担心事情不妙,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像表姐、表嫂们那样有呕吐或者喜吃酸食等明显的妊娠反应,所以还存在侥幸。

  月经迟迟不来,我的预感越来越糟糕,晚上开始失眠,人瘦了许多。好朋友觉得奇怪,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我自己再也扛不住了,就把事情经过告诉她,她比我年长两岁,听完很肯定地说,估计我是怀孕了,这事不能拖。她陪我到亲戚工作的医院做检测,尿检结果是阳性。那一刹那,我心里难过死了,马上打定主意,决不把这件事通知家人,要去找阿南,请他帮我把这件事解决掉。

  我当时想得很天真,觉得阿南曾经那么爱我,他又是“肇事者”,本身有不错的收入,肯定能陪我上医院去做手术的。因此第二天我就来到阿南工作的楼下,发短信叫他出来。阿南很快就走到我面前,可身边还带了一个年轻女孩,说是他的新女友。我想和阿南单独谈谈,他女友不肯,我只好把事情简单讲给他听。阿南听完后,开口就问我:“这么大的事情,你为什么不和你的家人讲呢?”我告诉他,我父亲家教甚严,如果他听说我怀孕了,肯定会把我拖回家打个半死的,因此我不敢告诉家里。我请阿南帮我筹一部分做手术的钱,可他看看女友,说自己已不是自由身,不能陪我去医院,还说他的钱都寄回家了。在我的再三请求下,他答应想办法向别人借钱,让我过几天再来找他。

  见阿南的态度判若两人,我难过地回到宿舍,姐妹们都很关心我,我就把事情告诉了她们,她们都“支援”了我一些钱。几天后,两位好姐妹陪我去找阿南,阿南却只给200元钱,说没能力再帮我了,他女友也一直站在旁边拖他走。我们正谈着,从楼上又走下来几个,自称是阿南的“姐姐”,要替他和我理论。有个女人指责我先是不肯和阿南谈朋友,现在又找上门来让他出钱打胎。另一个女人接着说:“你这不是骗婚么?谁知道你肚子里有没有孩子,就算有,你怎么能断定孩子就是阿南的呢?”我的好友没见过那阵势,都惊呆了,我边哭边和他们理论……最后在一片混乱中,阿南溜走了,他的“姐姐”们和我约定,下周一去医院重新做检测,实在不行还要做DNA测试,来证实我肚子里怀的是阿南的孩子。

  到了周一约定的时间,我早早来到阿南的楼下等待,见他迟迟不现身,我就到楼上的美发厅去寻他,可是他不在那里,而他的同事们都说不知道他的去向。我见他女友也在场,就去问她,她反问我说:“他是个大活人,去哪里我怎么知道?”我一下子懵了,失神地走到路边,天下起大雨,我淋着雨,一直哭个不停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最后我的好友不放心出来找我,把我好说歹说劝回了学校。

  接下来的一些天,我很不甘心,天天到阿南工作的楼下去等他,可是他就像一道霹雳,惊天一闪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我心里万分难过,一度想一死了之。幸好几位好姐妹始终陪伴着我,劝我无论如何先把这块“身病”去掉。我东凑西凑,手头还是没多少钱,交不起手术费。正在左右为难之时,好友忽然兴冲冲地跑来找我,说她在网上看到上海有家四一一医院开通了“少女意外怀孕求助热线”,能够酌情减免手术的费用。我如同捞到“救命稻草”,立刻拨通了那个热线电话。医生听我讲了情况,说我已经拖了太长的时间,让我立刻来医院做检查。

  “看过我的学生证,考虑到我的现实情况,经院方同意,决定免去一应费用,给我免费做手术。我长出了一口气,心这才踏实下来。”讲到那天的情景,蕾蕾依然满脸庆幸。


相关阅读

丝瓜可帮助你解决月经不调
    无相关信息